您的位置:26选5>政法聚焦>執法現場
榆次公安十年追兇,揪出林中“奪命人”
發表時間:2019/12/25來源:晉中長安網 責任編輯: 黨倩

今年以來,榆次公安分局認真貫徹落實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劉新云同志關于“一定要站在政治高度,時刻把命案偵破工作始終放在心上、堅決抓在手上”的指示要求,按照晉中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周建同志關于進一步加大命案積案和各類嚴重刑事犯罪的破案打擊力度的安排部署,確立了以“破積案,追逃犯”為主攻方向的刑偵重點工作目標,堅持偵查工作“九條理念”,強化刑事偵查技術和大數據應用,全面提升隊伍核心戰斗力和偵查打擊效能。在5起現行命案全部告破的基礎上,成功破獲歷年命案3起,抓獲各類逃犯197人,其中包括1名潛逃17年且已漂白身份的在逃犯罪嫌疑人。

林間土路  突發離奇命案

2009年3月25日,下午14時30分許,108國道山西榆次段沿線的一處苗圃內。工作人員老王拎著修剪工具,沿著檜柏林間的土路走了大概30米,剛準備開始手頭的工作,無意中瞥見林間的土路上躺著一個人。

以為是工友在偷懶,老王問到:“你不干活在這躺著干嘛?”可當視線從那人腳上穿著的黃綠色膠鞋慢慢上移到頸部時,老王一聲驚呼癱坐在了地上,隨即連滾帶爬地跑向了遠處——倒在林間的,是一具無頭男性尸體……

驚魂未定的老王找到苗圃負責人,并和村干部一起報了警。接到報警后,晉中市公安局榆次分局高度重視,立刻指派轄區派出所、刑警隊、技術科民警火速趕往現場開展偵破工作。

經過現場辨認,死者為山西運城籍外來務工人員韓某軍,時年53歲,辨認人是其同居多年的情人。死者頸部斷口整齊,有切割痕跡,死者的頭顱系被人用刀割下后取走的,現場無明顯搏斗痕跡。死者于當日下午14時離開其搭建在苗圃內的臨時住所,前往案發現場附近工作。現場提取到一只帶血的手套,數日后,苗圃工作人員發現埋藏在地下的鋼刀一把,上有“日野”牌商標,刀把處沾有血跡,作為重要物證交到了公安機關。

案發地點緊鄰車輛川流不息的交通干道,犯罪分子作案手段之殘忍,氣焰之猖狂,令經驗豐富的民警都感到震驚和憤怒。至此,一場長達十年的追兇之路拉開了序幕。

精細研判  嫌疑目標逐一排除

民警經過反復研判,決定從死者韓某軍的社會關系著手分析。據其工友反映,韓某軍平時話不多,除工作外幾乎沒有交集,社會關系簡單。而其同居十余年的情人郭某枝則反映,韓某軍在其老家運城曾與多名女子有感情糾葛,男女關系較為混亂。此外,數年前還因為3萬元的債務糾紛被人毆打過。

根據這些線索,民警確立了圍繞其在運城的社會關系打開突破口的思路。先后輾轉運城多地,先后走訪排查一百余人。但隨著摸排調查的步步深入,可疑人員均被排除了嫌疑。為了不放過一絲可能性,民警還遠赴廣州,對刀具生產廠家進行了調查,希望通過銷售渠道來獲取線索,但未成功。隨著線索相繼中斷,案件陷入了僵局。

此后十年中,專案組成員更迭交替,唯一沒變的就是對破獲案件的執著和不懈,為的是還死者公道,維護公平正義和法律尊嚴。

十年執著  終于打開突破口

今年以來,榆次公安機關在省廳、市局的大力支持和指導下,積極投入新一輪命案積案攻堅行動。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沉寂了十年的案件迎來了新的轉機。

今年10月,榆次公安分局在偵查中獲得了一條重要的案件線索:一名叫王某榮的河南籍男子具有重大嫌疑。這條寶貴的線索引起了榆次公安分局黨委的高度重視,榆次區副區長、榆次公安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瑞明與辦案民警一同研究分析案情,制定偵查計劃,圍繞王某榮的行蹤開展了大量工作,確定其近年來長期在廣西活動,以在各類農產品展銷會上擺攤謀生。為確保萬無一失,榆次分局黨委經過縝密研究部署,決定由分管刑偵工作的副局長宇志宏牽頭,由刑警大隊大隊長張健帶領民警前往廣西偵查,立即開展對王某榮的調查取證工作。

最終,偵查民警歷盡艱辛,在王某榮擺攤處提取到關鍵物證,并連夜乘飛機送至公安技術部門進行比對測試,另一隊民警緊隨王某榮,確保不脫離視線。十幾個小時后,捷報傳來,從物證上提取的DNA同當年遺落在現場的“血手套”上所提取的高度吻合,王某榮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裰庖恍畔⒑?,民警立即對王某榮實施抓捕,并在之后的審訊中,根據王某榮的供述,經過層層摸排和輾轉奔波,最終在新疆將另外兩名嫌疑人李某杰和高某軍抓獲歸案。至此,三名兇徒全部落網。

一拍即合  上演“插翅難逃”

令人疑惑的是,三名嫌疑人與被害人毫無交集,且沒有明顯作案動機,是什么讓他們下此毒手?在嫌疑人的供述中,案件真相被一步步還原。

案發前,李某杰經營著一家毛毯生產廠,由于經營不善,欠下了數十萬的債務,有過犯罪前科的他漸漸萌生了一個罪惡的想法——不擇手段“賺”一筆大錢翻身,然后遠走高飛。

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高某軍,則是李某杰服刑期間的“獄中好友”。2009年,刑滿出獄高某軍準備乘車回到老家河南新蔡,卻因為買錯票到達了河南上蔡。沒想到,這次“失誤”,無意間將他推向了人生的末路。

到達上蔡后,高某軍索性在路邊閑逛,偶遇李某杰。二人相見分外親熱,李某杰邀請高某軍來起經營的毛毯廠打工,正苦于生計的高某軍不假思索地答應了。不久后,李、高二人又遇到了在街頭擺攤做生意的王某榮,三人一拍即合,很快成為了朋友。李某杰出手闊綽,經常請二人吃飯娛樂,還經常說服二人跟他一起去“賺大錢”,這讓高、王二人心動不已。而據王某華、高某軍供述和警方的深入調查,李某杰用于揮霍的錢物大多是以“吸引投資”的名義,從親戚朋友處騙來的。

三人混跡一個半月后,李某杰決定實施他的“計劃”,于是將二人叫到其租住的房屋內,反復給二人播放電視劇《插翅難逃》,并引用劇中反派人物“張世豪”的故事情節,告訴二人:“想賺大錢,我們就得像他一樣,大膽、心細、手黑”,并說出了自己的“計劃”:像電視劇中的劇情一樣殺人,再把頭部割下來恐嚇有錢人,要到錢后馬上遠走高飛。令人驚訝的是,如此荒唐的“計劃”,居然得到了高、王二人的同意。經過商議,他們很快“鎖定”了敲詐目標——王某榮在太原做生意的同學。三人乘坐大巴來到太原后,這位同學熱情招待了他們。逗留數日,看到這位老同學并沒有想象中的富有,并擔心熟人作案事情敗露,三人放棄了敲詐他的念頭,返回了河南。

這次失敗的“踩點”,卻讓三人萌生了一個想法:經過數日觀察,他們發現太原周邊交通發達,流動人員多,且離居住地有一定距離,在這里殺人取頭顱不易被懷疑。于是便訂立了“計劃”——在太原周邊的偏僻區域隨機選取一名獨行男性作案,殺害后迅速取下頭顱返回河南,再尋覓目標進行恐嚇勒索。臨行前,李某杰還特地交待二人:絕對不能拿作案目標身上的財物,以此來迷惑警方的視線……

2009年3月24日下午17時許,李某杰等三人乘坐大巴來到太原,購買了三副白色棉麻手套,并在一處農貿市場購買了一把水果刀。當晚,三人沿著偏僻道路漫無目的地尋找,一直未發現適合作案的目標,于是與當晚23時許入住在順城西街和108國道交匯處附近的一處小旅店內,次日一早便外出尋找作案目標。下午十四時許,三人尋覓至位于榆次區張慶鄉寇村附近的一處苗圃時,準備走進樹林中小便,看到有一名中年男子獨自干活。于是,三人鎖定其為作案目標,故作閑聊使被害人放松警惕,隨后趁其不備合力將該男子殺害,并割下受害者的頭顱放在提前準備好的黑色塑料袋中,由王某華用雙肩包背著。三人使用被害人工作用的鐵鍬將血跡和兇器掩埋,后迅速分頭逃離現場?;怕抑?,王某榮手指被劃破,將沾有自己和被害人血跡的手套扔在現場。

回到河南幾天后,因為害怕事情敗露,王某榮將死者頭顱扔到了附近的一處灌溉渠內。之后,李某杰、高某軍逃竄至新疆,后二人分離,王某榮則只身前往廣西,以流動擺攤販賣農產品為生。

據嫌疑人供述,逃竄的十年間,他們深知難逃公安機關的打擊,又經受著殺人后良心的折磨,還承受著背井離鄉的痛苦。直到冰冷的手銬將雙手拷住的那一刻,他們才感到如釋重負。目前,榆次警方正在根據嫌疑人指認,全力打撈被害者頭顱,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等待三人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

下一步,榆次分局將及時總結案件偵破的經驗做法,進一步完善工作機制、優化工作模式,借助全國公安機關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和追逃攻堅的有利契機,在做精做實傳統破案手段的基礎上,全面提升刑事偵查實戰的效能和水平,以對各類刑事案件的依法精準及時打擊的有力行動,確保人民群眾安全感、幸福感、獲得感更加充實、更可持續、更有保障。